《镜外09——遇见春天》

    三月伊始,惠风和畅。天气慢慢转暖,春天的脚步也悄悄来临。科大的校园里也渐渐有了春的气息。柳条抽了新芽,山茶含苞待放;松树青葱挺拔,绿叶苍翠欲滴。湖面上波光粼粼,夕阳下荡漾着细碎的金光;梅园里红梅朵朵,连成了一片片浪漫瑰丽的火烧云。移步换景,用相机记录曼妙的春光,遇见属于科大的春天。

 

“草木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斗芳菲。”

春阳旖旎,​岁月静好。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梢洒在青色的蕨叶上,透射出生命的活力,蕴藏着春的勃勃生机。

 

“雨细穿梅坞,风和上柳桥。”

三月的科大校园,几场缠绵的细雨过后,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柳树开始吐露新芽。细长的柳条被微风吹起,飘荡在湖面上,时不时激起阵阵涟漪,惹游人沉醉。

“酣酣桃始花,灼灼粉面笑。粉色谢花光,夺尽丹青妙。”

惊蛰以后,桃树枝头的蓓蕾惊醒了,东一枝西一枝,给初春的校园添了些许亮色。粉色的花蕊似少女初妆,舒展开的花瓣像一只美丽的蝴蝶,停在枝头;抖抖身上的露水,展翅欲飞。

 

“坐看苍苔色,欲上人衣来。”

苔藓之美,在满眼的碧绿和清冷。仿佛这碧绿爬上了衣裳,继而蔓延到整个身心,使我们浸润在古老而幽深的凉意中。

 

“桃红柳绿春风荡,李树轻摇胜艳妆。”

冬日里滞留的寒,敌不过铺天盖地的春光。那压抑不住的欢畅,在枝头悄然盛放。一朵白至无数朵白,惊艳了窖藏的过往;让蜂蝶驻足的纯净,酝酿出春日的芬芳。

 

“茶花晴带粉,蒲叶晓凝珠。”

经年的薄凉,卷着忧伤的春雨随风而去;尘世的安暖,轻染温柔的花香缱绻入诗。愿在晶莹的露珠里看到柔软的春天;在浅粉的花瓣里做一个长长的美梦。

图/梁文宣 卿珠钧
文/梁文宣 卿珠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