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镜外4——晚年唯好静,万事顺其心》

古榭楼台,一曲清笛。年华虽逝,但有音乐相伴,足矣。


垂老之年有子女常伴,轮椅上一舞一蹈。人老心不老,守住岁月芳华。


苍手执笔,以水为"墨",一笔一划,一顿一挫,书写宁静致远之心。


又是离家数月,没有梦里的辗转反侧,也没有电话两端无言的眼泪。只是睁眼闭眼间偶然浮现出那个黄昏,黄昏里是外婆在晾晒腊肉,带着笑,带着香味。